我我我指的是Dead Can Dance雖然我不反對你想錯方向而且還很支持(根本是刻意誤導)
嗚喔最近因為某個原因讓我不得不回去挖電腦裡很冷門的電音和藍調和哥德樂
這時候才熊熊注意到Dead Can Dance的The Host of Seraphim(撒拉弗之主)這首歌
有‧夠‧適‧合‧★(誰)
不但超有宗教樂的fu、氣氛悲淒、還以六翼天使命名
以下有試聽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JhVM930YXY

很揪心的歌 要是有看過電影MIST它也被拿來當片尾曲
現在想想當年會買到DCD實在是一場緣份(指的是樂團)
它害我想認識更多哥德音樂了...噢我指的不是哥德金屬囧
DCD專輯A Passage in Time很戲劇化實在很是我的菜

這陣子為了某個主題挖出來的樂團(亂數排列)
Elbow
Secret Garden(好懷舊)
Dead Can Dance
Fleet Foxes
Radiohead
Bjork
Goldfrapp
Andrew Bird
Explosions in the Sky
Yndi Halda
Silent Hill 2(指的是遊戲配樂)
雖然喇A明明就不是包糖衣的毒藥...噢我應該是背道而馳的那類
大概像香煙糖或是跳跳糖裡附的那個足爽西瓜口味棒棒糖(虛有其表的意味)
就是那種前面騙你要走悲壯路線後面甜兮兮的詐騙份子
為什麼我偏愛的音樂路線都又冷又淒涼呢 就算走溫馨路線的曲路也讓人覺得溫度很低囧
是說SH遊戲二代的音樂第一次聽覺得有點陽春,現在卻莫名好喜歡
尤其編到床上情欲題材的時候好好用,因為是很平靜(?)的音樂也不至於干擾思路
不愧是一款病態思妻狂當主角的遊戲,表面平靜實則暗潮洶湧雖然我打了二十分鐘就開始想睡覺(毆)

然後才是不知道和上述廢話有沒有關連的日記圖
20090819.jpg

我想我乾脆就叫他朵夫人好了(長槍刺穿)
我何必連平常塗鴉他都要暗示人家升天了?我何必?
暑假新刊裡他一格戲都沒有同樣職位還找路人代打讓喇A痛苦非常

最近被洗腦緬梔和朵夫人很褡 噢我喜歡它的花語XDDD
本來憑我單薄的想像力只想到長春藤←貞操的意味(巴爛)
我說我幹什麼如此喜歡把植物的生殖器和大叔放在同一個畫面

八月後完全進入過度趕稿反動期 我現在完全無法畫完一張畫也覺得畫不出我想要的畫OTL
煩躁到我現在大概除了老蛋捏寶貝朵夫人以外不會想畫別人吧←本來就沒在畫別人靠我講出來了
日記圖實在是沒畫完就連畫心愛的朵夫人也畫不完真是太嚴重啦
本來想說暑假快快發本DMC私心刊了結我心願接下來就可以專心畫別的
我太天真了
根本變本加厲 都快覺得自己犯病啦啊啊啊啊(名為DMC妄想癡的病)
但接下來還是得認真把重心從DMC轉移開才行....呃啊(掐)
就算現在只要看到朵夫人相關同人還是能讓我陷入自嗨一整晚...真夭壽好險它超難找我心情真複雜

創作者介紹

喇塞和耍A的鳥地方

rae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